落实选择权还需要“工具”支持———探寻好专业升学规划研究院如何用信息化助力新高考

2016-06-23 16:51:41 admin 16

高考改革方案给学生提供了“选择”的机会,鼓励关注自身兴趣、性格。不过,有了选择的权利,学校还应该提供支持学生如何做出正确选择的“工具”及相应的教学模式调整。对此,很多浙江高中学校已经与机构合作,开始了相关探索。


把生涯规划列入志愿填报考虑因素

除了高考,最让考生、家长焦虑的或许就是志愿填报了,依据什么填报?询问很多考生,大致有以下几种:要么根据就业趋势,要么按照父母希望,再或者依据分数选择,好专业升学规划研究院创始人洪晓丹便属于后者。当年,因为是全市高考状元,分数高,他“理所应当”选择了清华大学录取分数最高的电子工程系。“那时都是这样,没觉得有啥不合适。”


洪晓丹回忆,当时班上有4个省状元,好几个国际奥林匹克竞赛获奖者,班级平均分在整个清华大学都是最高的。毕业时,30个人中,大约10个选择了金融行业,10个选择了其他,只有10个在从事与电子相关的行业。“看,就算我们这批所谓的‘高材生’也只有1/3选‘对’了专业。” 其实,除了工作与专业不相关,洪晓丹发现,近年来时常会有新闻报道提及某学生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专业不适合自己,被“逼”成了精神病患者甚至自杀。为什么会这样?对此,那时的洪晓丹还不明白,因为他也是其中一员,依据分数所选的专业同样不适合自己。本科学习专业课程时,他总觉得很奇怪,虽然也能读下来、也能继续读研,但总觉得内心有种莫名的抵抗,说不清楚为什么。直到他去北京大学攻读经济学的双学位。那刻,他整个人仿佛被打开了,感觉学起来特别轻松、舒服,毕业后直接去了德国西门子,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工作后,洪晓丹接触到MBTI性格测试、霍兰德职业测评等测试工具,慢慢解开了之前的疑惑。按照测评,他属于社会型,比较感性、有大局观,适合与人、社会打交道。可是所学的电子工程专业更合适细致、耐心的性格人群,因为有时坐那儿几个小时编程,几乎与外界隔离。“从这个角度看,性格、兴趣对一个人选择专业多么重要,毕竟,兴趣是人内心的动力来源。”意识到此的洪晓丹希望可以做些什么。


后来,跟很多人聊天,洪晓丹发现不少人几乎是“随意”填写志愿,不考虑自己能力、兴趣,只是选择一个“保证”自己分数能被录取的学校、专业,有的为了能上一个稍好的学校,选择了录取分数最低的专业,再有的则是因分数被调剂到完全不了解的专业。“我们读了12年书,做了如海的习题,可在最关键、最决定未来方向时却因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走了弯路,这是多大的国家人力资源浪费。”2013年,洪晓丹和朋友一同开发了从生涯规划切入的高考志愿辅助系统,综合考生擅长科目、性格、职业兴趣、内心潜能等多方面,免费为他们提出专业的填报建议,考生只需要按照提示,填写相关内容,系统便可自动生成报告。因为系统是业余时间所做,技术还待改善,再加之是免费,常常会因同一时间登录的人太多导致系统崩溃。不过,这让他看到了大家对此的巨大需求。


给了学生选择权,还得提供“多种”支持

去年,高考改革方案陆续公布,洪晓丹发现竟有1/3的改革措施与自己之前所做的事相关。“过去,考生与大学之间,完全凭借分数选择对方。这次的改革开了个口子,将高中科目选择与高考志愿填报相关联,从高中一入学便给予学生选择的权利。这个过程启发学生不再‘两耳不闻窗外事’,而要关注自身、关注社会。真正实现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而非仅仅为‘分数’负责。”不过,与学校、学生交流时,洪晓丹意识到,面对这样一份从天而降的“权利”,很多人并不知道如何行使。


学生常常不知道自己的兴趣,也不了解大学专业所需的科目知识,更不知道怎样选择“3+3”中所需的3门等级考试科目。以浙江为例,3门等级考试科目是从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信息技术7门中选择,共35种方案。好专业升学规划研究院首席咨询师成硕告诉记者,只有1/4学生可以做出选择,1/2比较迷茫,只能根据成绩选择1—2门,剩下的完全无从下手。“很多学生只是简单地选择成绩最好的3门,这还是应试教育,没能考虑兴趣、性格。所以,在给学生选择权的同时,我们还得提供‘工具’,帮助他们做出符合自我实际的选择,而非仅仅是听从父母。”


“这是一个社会性问题,我必须得‘掺和掺和’。”洪晓丹随即辞去工作,在原系统基础上,拉了一帮清华、北大、浙大的“学霸”成立了好专业升学规划研究院,从高考改革方案出发,通过选等级考试科目、分析高考志愿等帮助学生在关注学校的同时,选择适宜自己的“大学专业和高中学科”。为保证综合考虑学生的各方面情况,团队成员中,有心理学的、教育学的、计算机的……


在选科系统中,软件通过对学生几次考试成绩的平均分、学科兴趣、职业倾向、性格特点、高校所公布的各专业所需科目要求等内容的综合分析,给出综合选科建议。同时,系统辅助高中学校管理了全校学生的选科流程以及走班、排课。“相关测试每年一次,不断根据学生的实际发展修订,逐渐帮学生找到适宜的方向。”


本来,学校并不用给每个学生做生涯规划,可为了推动“鼓励学生更多从兴趣出发选择专业”这一趋势,好专业团队不得不试图说服学校。比如,若帮学生选择了符合他们实际的科目,可以增加他们的学习兴趣,也容易取得好的成绩;同时,研究院将附赠一套管理系统,帮助解决排课、教师管理等问题;学校很难对每个学生都有所了解,这套系统会生成一份详细的报告,学校可依据此与家长沟通,降低其焦虑。 如今,在浙江,已经有超过80所学校采用了好专业的产品;在全国,也有约20万名学生利用好专业的高考志愿辅助系统为自己选择了适宜的学校、专业。“其实,只有选科系统并不能帮助学校将改革方案很好地落地,还需提供相应的管理系统、排课系统、教师考核系统、综合素质过程性评价、生涯老师培训等。这是一项综合工程,需要多方面的配套措施。”洪晓丹说。